减肥 RSS
相关文章
 
当前位置 : 主页 > 社会新闻 >

江苏“联宝”是订单经济还是非法集资?-铭心记事网

www.mxjs.net 时间:2018-01-14 09:22 浏览:

  订单经济作为市场经济的产物,其一出现就争议不断,有人说这是用创新推动商业模式变革,也有人表示这是打着创新的幌子进行非法集资,欺骗消费者。

  日前,本报接到江苏镇江的几位购买“江苏联宝订单创意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宝)”消费定单的群众实名举报称,他们五六个人大约购买了该公司200份左右的订单,每单1.5万元,共计300万左右,这批订单前年就到期了,该公司以各种理由推托不予兑付本息,现在也无法找到该公司主要负责人,可能被骗了。

  他们还称,这几百万元对于联宝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联宝在上海、杭州、苏州等南方大部分城市都有分公司,初步估计受骗人数相当大,被骗资金至少也在几个亿以上。

  为了核实真相,《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赴江苏镇江联宝老总欧年宝的老家进行实地调查。

  订单经济投资者的遭遇

  在江苏镇江,几位受害人向记者展示了购买订单时在银行打款的凭条及收据等一些文字资料。据统计,季某强买了16单,季某达买了34单,王某宏买了50单,冯某云买了54单等。季某强告诉记者,刚开始是他爷爷买了一部分单,那时基本是按月返息,后来他爸爸也买了一部分,返息基本还正常。

  季某强在他爷爷的影响下贷款15万元加上自有资金购买了15单,公司赠送一单共计16单。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他刚领了3个月的返利,公司就停止返利。对此,联宝公司的说法是,根据上边规定,消费订单要转成资产订单,由原来的每单每月返1500元变成返400元。按照400元标准他又领了3个月,公司再次停止返利,称要配合国家打击非法金融机构的大形势,整顿过后再说。自此之后,该公司既不返利,也不见人。

  另一位军转干部向记者表示,他是在公安局一位朋友的再三劝说下加入购买该公司订单的,“哎,朋友面子么,见了面就说,实在磨不开面子就购买了,我在家族当中尚算有威望有见识的人,兄弟姐妹和亲戚见我买了,他们也就跟着买了,现在总共有几百万都搭进去了,真是没脸见人呀。”他唉声叹气地说。

  一位环卫工大姐向记者控诉称,她辛辛苦苦打扫马路每月挣2000来元,刚开始见别人挣钱了也就跟着买了一单,后来自己也挣了一些钱,就继续追加投资,越追加越多,一直追加到15单,公司还赠送一单,到目前不仅订单的返利全部追加进去,还东挪西凑了亲戚邻居不少钱,现在全都套在联宝这个“摇钱树”上。这位大姐哽咽着诉说自己的遭遇时,无助的眼泪夺眶而出。

  这些受害人当中还有一位企业投资商,据了解,他投资近百万元购买了订单。提到江苏联宝他气得直骂娘,他在朋友的再三说服下购买了这个消费订单,但朋友介绍过去之后,他并不在朋友线下,另有上线接纳。近期再找他的上线,不仅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没办法,只好再好好干两年,这个损失才能补回来。”这位投资商无奈地说。

  “联宝”的消费订单模式

  据调查,联宝推出的订单经济返利模式大致为,消费者按1.5万元三折优惠价购买宝缘(联宝的前身)公司4.5万元的商品订单,消费者可选择4.5万元的商品,也可选择与公司合作。与公司合作的方式是,消费者4.5万元商品可以从公司拿走1.5万元的酒,余下的3万元商品放在公司的商务平台上销售,公司收取6000元的运营费用,余下的2.4万货款,公司分16个月返给消费者,每月返投资款的10%,16个月返完2.4万。前提是会员必须循环消费,再做市场拉新人,否则后续资金链就断了,宝缘公司称这叫“OPX商业模式”。

  这一模式尽管一开始就备受广大公众特别是金融业内人士质疑,但因其投资回报率惊人,还是吸引了大批投资者趋之若鹜地参与投资。

  “联宝”的前世今生

  记者注意到,在联宝网站首页飘着这样的宣传词:“结缘联保,盛世再创”“万企互联、万物互通、共享资源共享经济、百姓平台利人利己”“给予消费者最大程度的安全保障和价值回报”“梦想的制造者,大爱的传播者”,每句话的字里行间似乎都流露着这个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和对人民的大爱之心。

  据悉,在联宝前身宝缘火暴期间,公司的宣传堪称天上地下狂轰乱炸,不过宝缘的宣传也没白做,各部门和机构给宝缘镀上了一层又一层光环,后来终于发展到如日中天的地步。然而,时过境迁,曾经火暴一时的公司总部如今被前来讨债的会员占领,乱成了一锅粥。也有部分客户已选择报警。

  据知情人透露,宝缘火暴一时后,终因泡沫破灭,很多投资者聚集在该公司总部索要本金。后来宝缘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江苏联宝订单创意有限公司,继续做着订单经济。不过,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依然是欧年宝,继续沿用着宝缘的模式。对此,一位在宝缘投资尚未拿到本金的投资者对记者说道:“宝缘变联宝,换汤不换药。”不过,好景不长,联宝再赴宝缘之辙,衰相毕露。

  受联宝影响,之前曾因订单业务与之开展合作的当地企业也未能幸免,据当地媒体报道,扬州“华诚酒业”、“江苏隆承”为代表的多家以“消费订单”及“消费创富”为模式的公司出现“跑路”或关门歇业,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公司和关联企业曾劣迹斑斑

  据了解,宝缘订单经济主要以“蓝之蓝”酒为营销载体,据悉该酒基本在200-300元一瓶,最高的竟高达2000元。该酒为江苏蓝之蓝酒业有限公司所生产,与生产洋河系列酒的洋河酒厂同在宿迁洋河镇,与该企业同在一处的还有江苏苏典酒业有限公司。

  据当地群众告诉记者,这两家酒厂在当地并不知名,其酒在市场上也几乎难觅踪影,基本都通过宝缘的订单模式消化。通过企业工商注册信息查询显示,这两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同为丁保军,而扬州宝缘的法定代表人欧年宝为蓝之蓝酒业的总经理。查询还显示,这两家酒企注册地同为洋河镇工业园118号。

  有资料显示,早在2016年,江都工商部门曾以宝缘销售假冒伪劣洋河系列酒而对其作出罚款72.1万元的处罚。2016年,苏酒集团也以侵犯外观专利权为由将蓝之蓝酒业和苏典酒业告上了法庭,最终被强制执行50多万元。同时,苏典酒业与蓝之蓝酒业还因为没有正常进行年度申报被工商机关多次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此前,该公司宣传称其打造并在不断升级的五大订单模式可以消化企业库存,通过消费拉动经济的增长。但这难免让人产生疑问,以目前每年超过40%的投资回报来看,宝缘所合作的企业何以在生产流通环节创造出如此高的利润并且可以持续稳定地兑付给投资者?其巨大的价值增值从何而来?不得不说,宝缘的消费订单模式难以自圆其说。

  消费积分疑似再投资诱饵

  据了解,除了以酒为载体外,联宝还以农产品、保健品等为载体,公司还尝试建立消费商城,试图以更丰富的商品吸引广大消费者投资以及积分消费。

  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些所谓的积分兑换仍然存在猫腻。之前的宝缘积分商品兑换店里,一个不锈钢水瓶的积分价格为1700元,而一个苏泊尔豆浆机的兑换积分则为7500元积分,一款名为苏泊尔IH球釜电饭煲标价更是惊人,需要18000元积分,而在某知名网上购物平台,此款电饭煲则只需699元人民币。

  在商品兑换店里,一些花露水、毛巾、一次性纸杯等商品兑换积分为200至300不等,而这些商品价值一般都在10元人民币左右。

  对此,知情人认为,名为积分可顶钱使用,实为引导消费者的一种手段,购买宝缘公司一份商品,资产订单所返还的15000元积分,连700元的电饭煲都换不了。

  2016年8月,宝缘衰相显露,该公司向投资者称“消费订单”遭国家制止,宝缘转型为“资产订单”,还提醒会员是消费不是理财,在未告知会员的情况下将资金转入欧年宝父子个人账户,改为“资产订单”,将原来“消费订单”每月返1500元变成月返400元,这样的兑付也只延续了3个月。“联保公司之后以各种借口推托,直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有的分公司已经消失,总公司找不到主要人员,几乎关门大吉人去楼空,远在上海、杭州等全国各地的会员纷纷找到总部,法人欧年宝失踪,电话关机。”

  “消费订单”难掩“非法集资”之嫌

  所谓非法集资是指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承诺在一定期限内给出资人还本付息。还本付息的形式除以货币形式为主外,也有实物形式和其他形式;向社会不特定的对象筹集资金。这里“不特定的对象”是指社会公众,而不是指特定少数人。而这当中包括,以签订商品经销等经济合同的形式进行非法集资。

  此外,根据记者调查了解,联宝还采用了“拉人头”高额分成的模式。联宝相关人士先前在接受记者暗访时也予以证实,称要想多挣钱,除了报单外也需要发展团队。由此,根据上面联宝的投资回报付息方式以及参与人数来看,联宝涉嫌非法集资的特征非常明显。

  在知情人的带领下,不久前记者来到联宝所在镇江的公司,之前门庭若市的景象已不在,公司人去楼空,只有几位清洁女工在打扫卫生。她们告诉记者,联宝已不在这儿了,这儿已被另一家公司租用。而联宝的镇江仓库倒是还有两位值守人员,透过仓库破碎的窗口,记者还看到里边还有堆放的“蓝之蓝”酒及夏凉被之类的商品。记者随即拨通联宝老总欧年宝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拨通另一位郁姓副总电话,郁副总以自己已不在联宝为由拒绝回答一切问题。

(责任编辑:铭心记事网)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