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 RSS
相关文章
 
当前位置 : 主页 > 房产新闻 >

曝烟台紫荆花医院烟台仁爱医院黑心骗子病院手术台上吓恐吓加价-铭心记事网

www.mxjs.net 时间:2018-04-16 20:14 浏览:

  烟台紫荆花病院=烟台仁爱病院黑心骗子病院,手术台上吓恐吓加价,在网上挂号想去看一看月经推迟来,导医台的人带我去了2楼第 一个屋姓魏的主任的房间,让我做 B超,给我检查阴道镜说里面有息肉要做,我说大概多少钱她说100来块吧,我说我想考虑一下,她 说让我去下3楼帮我清理一下垃圾我说不用,她说不行的,结果她把我拉上去了一次一次问我带了多少钱让我交钱说下面已经必需要做 了,我才知道她们骗子报警也不行不让打电话,前前后后骗了我4000多元我但愿社会给点说法。

  我去他家做的人流3个月,一开始让 我交4000块钱手术费,然后告诉我第二天来做手术,我走的时候溘然告诉我说第二天多带点钱以防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结果第二天 我交了4千块钱手术钱,上了手术台医生看了一下我下面,问我以后想不想要孩子,说要加个药2千块钱,当时身边有3个医生,都在那 里说我,要是不加这个药以后就可能不会怀孕,我当时胆怯就加了,我的包当时放在我朋友那里,当时医生直接让护士去拿钱,那个 护士拿到钱手术才开始给我做,结果过了半年我又怀孕了,我去他家问手术要多钱,那个医生直接问我要1万,我说上次为什么不当时 跟我说要加那个防止不孕的药,结果那个医生直接说,那个药是治我大出血的,不是什么防止不孕的,说我上次做手术大出血了,才 给我加的那个2千块钱的药,他家病院就是个骗子病院,大家千万别去了!一定要信我!

  烟台市芝罘区大海阳路的烟台仁爱病院就是杀人 不眨眼的骗子病院,我的亲戚病了在别家病院几千块钱就治好了,在他家花了好几十万还没治好。吃人不吐骨头的病院大家还不赶快 一起抵制,后来才发现他们吃人,吸血不是一次两次的了,烟台仁爱病院做完人流肠穿孔 腹部痛苦悲哀胀如妊妇日前,21岁的芳菲(化名) 在烟台仁爱病院做完流产手术后腹痛不止。术后第三天,芳菲的小腹鼓胀如身怀4个月身孕的妊妇。经毓璜顶病院检查,得知是肠穿 孔。芳菲一家认定,肠穿孔是在仁爱病院做流产手术所致。而仁爱病院曾表示会承担芳菲的医药费,但至今没兑现。 芳菲是烟台 人,发现自己未婚先孕后,考虑到自己与男友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就决定去做人流手术。没敢告诉爸妈,在姐姐的陪伴下做了手 术。躺在毓璜顶病院肿瘤外科病床上的芳菲说。 烟台仁爱病院的无痛人流广告到处都是,为了保险起见就决定去专科病院做 人流手术。芳菲说。6月29日,芳菲来到烟台仁爱病院做人流手术。 做完手术后,芳菲就有腹胀、腹痛的感觉,脸色苍白。当 时认为是流产的正常痛苦悲哀,就在烟台仁爱病院留院观察了一天。

  期间,妹妹的腹部向来痛苦悲哀难忍,担心流产手术有题目,第二天,我 们就离开了仁爱病院。芳菲的姐姐大芳(化名)说。 期间,芳菲的小腹向来鼓得厉害。在人流手术后的第三天,腹部像是4个月 的妊妇。大芳说,7月1日,她带芳菲来到毓璜顶病院检查,终极断定芳菲腹痛的原因出在肠道上。7月2日,毓璜顶病院决定为芳菲 实施手术检查。 手术检查发现妹妹的肠子受损。大芳说,一些肠内容物都流入腹腔,受损部门因感染已经切除。毓璜顶病院 肿瘤外科的医护职员先容,肠子环绕在子宫附近,距子宫很近。像患者现在的情况,确实有可能是流产手术造成的。 得到医 生的说法后,7月3日,大芳找到仁爱病院。当时仁爱病院医务科的工作职员连电影都没看,就承认会负责,立场很好,还承诺会尽 快解决。大芳说,但是将近一个周过去了,仁爱病院总以院长不在为由迟延,这让她很恼火。

  7月9日上午,记者隐瞒身份来到 烟台仁爱病院,该病院医务科工作职员称,事情解决需要患者直系支属和院长坐下来谈。当记者表示,患者家属现在就可以来,该工 作职员却称,院长不在病院。 下战书,记者表明了身份,又电话采访了仁爱病院的工作职员,对方以无法核实记者身份为由,婉拒 了记者的采访。当记者进一步询问其他细节时,这位工作职员称,保护患者隐私不便透露。但是记者表示已经征得患者允许时,该工 作职员称,只能与直系支属沟通。 诊断>>肠子被截去约10厘米,有埋伏后遗症 芳菲躺在病床上,经由几天的康复,身上的导 尿管、胃管、止疼棒已经拔除,虚弱的她终于能启齿说话了。 从流产后,就再也没见到男朋友,打他电话也不接了。芳菲提 起此事时,很伤心。

  她说,这样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不爱也罢,只是懊悔当时没有听父母的话,早些与男友分手。 但此时的芳菲 还不知道,为了防止感染进一步扩散,医生已经将她的肠子截去了约有10厘米的长度。 现在,芳菲一家人都觉得是烟台仁爱病院 流产手术控制不当。当时刚做完手术妹妹就痛苦悲哀难忍,期间也没有接受过其他手术,肯定是他们病院的责任。大芳说。 记者 了解得知,芳菲的肠子泛起了两个孔。但好在两个孔之间的间隔相对较近,医生把已经破损感染的部门剪掉后,将剩下的部门接了起 来。 手术可能会有埋伏的后遗症,像肠粘连、肠壅塞都有可能发生。毓璜顶病院医护职员先容,体质好的患者也得需要半个 月到20天的恢复时间。 焦心>>找了10家亲友,只借到3000元钱 我们现在还要承担亲友催着还钱的压力。芳菲的母亲叹 了口吻说,村里人都没钱,为筹钱给女儿治病,找了10家亲友,只借到3000元钱,剩下的都是她姐姐借来的。 在烟台市医疗纠纷 调解委员会主任杨安平的调解下,烟台仁爱病院送来1万元的医疗费,但是,看到我们医疗用度还剩下1万元后,烟台仁爱病院的工 作职员又把钱拿走了。大芳说。 几天后,烟台仁爱病院工作职员送去1000元钱称,不忍心看到他们吃咸菜,是以个人名义给这 个家庭的糊口费。烟台仁爱病院的工作职员说我妹妹的医疗费他们全包了,但向来也没见送来。大芳说,这让她感觉很无奈。 随后,记者咨询了烟台仁爱病院的工作职员。工作职员告诉记者,医疗费他们全包,但是当记者问到是否有其他赔偿时,她说只能 与患者直系支属商谈。商谈时间需要提前预约,看院长是否在烟台再作定夺。仁爱病院工作职员称。 迷惑>>到底谁做的手 术? 泛起这样的事情,姐妹俩都想知道,给芳菲做手术的医生是谁? 烟台仁爱病院给出的说法是,实施手术的与看门诊的是同 一个人。

  可芳菲与大芳非常肯定地说,当时门诊大夫还在看门诊,不可能去做手术。而且术后妹妹腹痛不止时,门诊大夫还带来手 术医生说,‘这是手术医生,手术很成功。’让我们不用担心。大芳说,他们一家都很纳闷,明明是两个人,为什么病院要说是 统一个人呢?岂非中间还有其他原因。 对此,大芳不禁怀疑,有没有可能是给妹妹实施手术的医生没有医师资格证?当大芳询问 手术医生的姓名时,烟台仁爱病院的工作职员称,要保护医生的隐私不利便透露。 作为直系家属都没有权利知道是谁给妹妹做 了手术吗?大芳气愤地说,什么时候医生的姓名都成了隐私。 解决>>申请免费调解,或走司法程序 赶上这样揪心的医疗纠 纷,我们应该怎么办?记者咨询了医疗纠纷委员会主任杨安平,他告诉记者,碰到医疗纠纷,应该提高前辈行医疗鉴定,假如金额在他们受 理范围内,他们可以免费进行调解。 假如金额过大,当事人应该如何维权呢?记者咨询了本报法律援助服务队成员、平和律师事务 所律师聂天啸,他说首先要收集证据;其次确定是否是病院的过错,需要进行医疗鉴定;伤残等级评定之后,再进行身份确认,终极走司 法程序索赔。 烟台紫荆花病院烟台仁爱病院黑心骗子病院手术台上吓恐吓加价

(责任编辑:铭心记事网)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