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 RSS
相关文章
 
当前位置 : 主页 > 房产新闻 >

“30万善款仅得500”背后:还有更多沉默的“冰花-铭心记事网

www.mxjs.net 时间:2018-01-22 06:00 浏览:

  近日,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对“30万捐款‘冰花男孩’只得500”做出了回应:社会各界的关心是要让该区域内类似“冰花男孩”们分享,都感受到关爱,并健康成长;“如果把30万都给了小满,这应该也不是捐赠方真正的目的,所以以点带面,让这个区域的孩子们都能够实实在在得到社会各方面的关爱。”

  此前,云南鲁甸县转山包小学三年级学生王福满头顶冰霜上学的“少年白头翁”形象令人心疼,由此也导致了善款的纷至沓来。如果说这30万元善款都是爱心人士或组织指名道姓有针对性的捐给“冰花男孩”的,那么当然得归属个人,教育局或其他机构并无越俎代庖、重新分配的权利。那么“30万捐款只得500”又是怎样的真相?

“30万善款仅得500”背后:还有更多沉默的“冰花男孩”

  (冰花男孩王福满)

  稍加回溯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发现,“30万善款只得500”质疑,有着淆乱是非之嫌,只因混淆了个人求助和慈善募捐的分野,也就把舆论的楼给带歪了。

  在网络等媒介上并不鲜见一些人附上个人银行账号寻求捐赠的案例,严格说来,只能叫个人求助,而非慈善募捐。2016年《慈善法》出台,规定了只有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慈善组织才能开展慈善公募活动,自然人无此资质。当然,《慈善法》也并不限制个人求助的权利——在个人求助活动中,求助者为受赠对象,施予捐赠者则为赠与人,二者关系受《合同法》中赠与合同条款的规约。

  自始至终,“冰花男孩”及其家人并未发出任何求助信息,在网络等媒介上也看不到其提供的个人银行账号,“冰花男孩”的父亲更曾表示:不能给孩子留下一种不劳而获的希望。受赠渠道都没有,那这30万元善款,又怎么可能是捐赠给“冰花男孩”的呢?

  据媒体报道,“冰花男孩”一家也还是收到一小部分赠与善款的,总计约8000余元,都是一些爱心个人或组织千方百计上门赠与的。而备受质疑的500元善款,也就是此次陈富荣局长提到的,是由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募集并代为发放的500元。

  云南省青基会发起“青春暖冬行动”慈善公募活动,自是以“冰花男孩”走红网络为契机,王福满那帧令人心疼的“少年白头翁”形象,起到了一定的导流善款的作用。但是平心而论,以“冰花男孩”持续刷屏的广泛影响力而言,仅仅30余万善款收入,其效果只能算是差强人意。一方面,不能不说,或是官方慈善组织的公信力有限,阻滞了爱心捐款的汇聚;而另一方面,这可能也与“冰花男孩”一家的受赠诉求缺乏不无关系。

“30万善款仅得500”背后:还有更多沉默的“冰花男孩”

  (孩子领到爱心物资后,放学回家走出学校大门。)

  从各大媒体包括网络刊布的此次慈善公募活动倡议书来看,所留的都是云南省青基会的银行及支付宝账号。公益慈善组织并不是为了某个特定自然人而存在,而更是为了不确定的大多数,尽管并不排斥与特定自然人合作。“冰花男孩”固然是当地贫寒学子中的一个典例,但他更表征着背后更广泛的特定人群。

  在慈善公募活动中,捐赠人依然是爱心人士或组织,而受赠对象则是慈善组织,而慈善组织则需将所受善款使用到预设的指定用途,并公布收支、使用、结余等情况,接受社会监督,其活动受《慈善法》的规约。

  既然此次云南省青基会所发布的《“青春暖冬行动”倡议书》中,早已预先讲明“将汇聚所有的爱心捐款,以每名孩子500元的补助标准给予困难孩子一次性的‘暖冬补助’”,那么,将30余万元善款平均分配给包括“冰花男孩”王福满在内的筛查出的600多名困难孩子,只是言出必践的履约行为,只是尽到一个慈善组织的应尽本分,并不应受到“30万捐款‘冰花男孩’只得500”的网友指摘。这30多万元善款虽然和“冰花男孩”形象的善款导流作用有着莫大关联,但是除开其中的500元,其他部分确实不是募捐给“冰花男孩”的。

  如今这个结果,已是相当合理,做到了局限条件下,爱心资源的普惠化,能够帮扶到更多更为需要的孩子。毕竟,且先不说“冰花男孩”一家并无求助或受赠的主观诉求,据1月12日新华社记者调查,其家境在村里属于中上水平,并不存在因贫失学可能。而在他背后,有着更需要帮扶的“沉默的大多数”。

(责任编辑:铭心记事网)

 
推荐文章